周日爆蹬西山

由于数天来楼下的各种机器在不停咆哮,而且是几种声音轮流刺激我的听力神经,这已使我濒临崩溃,周日我决定逃离这片“工地”。

我骑上“新马”,带上黑手套开始我的逃亡旅程,我首先沿新海埂公路来到草海堤坝,与N多迎婚车擦肩而过以后来到了码头闸门,发现滇池的水依然翠绿,想起儿时畅游在滇池中的情景心中感到悲哀。值得高兴的是我第一次骑过了高海公路(虽然还不到1km),而且此时车是非常的少,以至于我是非常爽(以40km/h的速度狂飙)。经过高跷以后就是令人腿软的28拐,我的天啊!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蹬过3/5的路程,此时最需要的是停车喝水,突然路边传来的声音使我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买买,小伙子太厉害啦! 骑着车就上来的啦,加油!”,换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能停,也不好意思停,更不巧的是从耳机中竟然传来了一个软绵绵的声音

 

“Slow Down Linda.
Don’t you think that you could save a little time with me?
Slow down Linda.
Don’t you know that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r company? ”

 

但是我似乎听到的是
“等一等 兄弟.
你认为你不能坐下休息哈,再甩个大碗改?
等一等 兄弟.
你不知道我已经为你准备好各种美味的水果了吗? ”
哦,简直就是折磨我薄弱的意志嘛!

 

幸好在我离终点还有2km的转弯处右腿抽筋,坐在公路边,看了哈四周,幸好没有路人,在右腿恢复功能后继续上路,等转过几个弯后就老老少少的路人坐在路边休息了,试想若是在这里抽筋么,买太噌啦!

终于到终点了,噢!!在聂耳墓前的草地上稍做休整,顺便甩了个苹果,哦,太幸福啦!

伴随着“I shot the sheriff”的歌声,飞跃了几台楼梯后开始了我下山的旅程,随着迎面的风和穿过树林斜照在我身上的阳光还有在我前面开的很歪的某个姨妈的车,很快的就到了高跷,恩,我记得远呢嘛!杂个就到啦?一看时间5min,喔,下山只用了上山的1/12的时间,有点不爽!不过还是高兴呢!,可以甩大碗啦!可以洗澡啦!今晚的睡眠一定非常之好!